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10月27日,资深媒体人、作家陈正荣来到纪念馆,带来一场名为“南京向世界讲好和平故事”的讲座。

陈老师打开他的PPT,如同翻开一本保存多年的珍贵相册,将紫金草与他、与南京的故事,娓娓道来。

樱花树下的绚烂

2000年4月,春天的日本东京,暖风拂面,樱花盛开。

正在日本东京采访侵华日军老兵东史郎的南京电视台记者陈正荣,也抽了个空,走进东京的北之丸公园赏樱。池塘边,一株株洁白似雪的樱花树下,一簇簇紫色小花也在怒放着,其绚烂丝毫不落樱花半分。

陈正荣好奇地走近一看,这不是南京的二月兰吗?怎么会开在这里?

之后他发现,不光在北之丸公园,在富士山下,甚至在日本的街头,也开满了这种南京的小野花二月兰。

这是怎么回事?陪同的日本友人山内小夜子告诉他,在日本人们叫它“紫金草”,听说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一个日本军医怀着对战争的忏悔,把它从南京带到日本的。

由于采访行程紧,陈正荣已来不及继续挖掘,但好奇的种子已在他心中深深地埋下了。

真实的故事

一年后的又一个春天,陈正荣接到一个报道任务: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紫金草合唱团将要来到南京,准备用歌声向南京人谢罪。

陈正荣非常兴奋,他见到了合唱组曲《紫金草故事》的词作者大门高子,心中的疑惑也终于得到了解答。

被南京人民热情所感动的大门高子女士,向陈正荣介绍了那位将二月兰带到日本的军医山口诚太郎之子山口裕,并且讲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

山口诚太郎

1939年,药学家山口诚太郎,被任命为侵华日军卫生材料厂厂长,从日本途径上海到南京赴任。在上海,他偶然看到了英国记者田伯烈《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一书,书中的插图让他震撼不已。

到南京后的一天,山口诚太郎来到了光华门那遍地坟茔前,随行人员从身后拍下了他默然不语的这张照片。

之后,山口诚太郎因发布反战言论而被军方革职遣返。离开南京前夕,他来到东郊的紫金山,正好遇到一个挖野菜的六七岁小女孩。小女孩看见日本人非常惊慌,但看山口似乎没有恶意,也渐渐平静下来,还将手中的一株二月兰送给了山口。

山口看到,这淡紫色的野花,在满目疮痍的土地上顽强地怒放,深受触动的他将12颗花种带回了日本。 

回到日本的几十年里,山口和他的家人一直在日本四处播撒从南京带回的二月兰。

山口告诉家人,每一朵花儿的背后都有一个冤魂,要让所有看到此花的人铭记,残忍的侵略战争不能重演。

1966年8月19日,79岁的山口诚太郎已到弥留之际,他把这张纸交给子女,说到:紫金草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紫金草之歌

山口诚太郎的儿子山口裕接过了父亲的嘱托,继续播撒紫金草。上世纪80年代,山口家的故事被日本媒体报道,更多的日本人知道了这种小花,和那侵略战争期间的故事。

1985年,筑波世界博览会,山口裕与好友铃木俊夫向全日本征集种子,6万人参加了进来,他们收集到了100多公斤花种,分装了103万袋。

日本作词家大门高子听到这个故事也深受感动,用10年时间创作了合唱组曲——《紫金草的故事》,并成立了紫金草合唱团在日本很多地方演唱,团内许多的铁杆团员,大多都曾经历过战争,或家人参加过战争,紫金草也因此被爱好和平人士誉为“和平之花”。

2001年3月26日,日本紫金草合唱团终于来到南京,在青春剧场用歌声向南京人民谢罪。团员中有一位罹患小儿麻痹症的少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她没有任何演出经验,但依旧在认真的演唱,“记者在现场看到演员唱到半途潸然泪下,整个剧场沉浸在一片哀思、悲痛之中......”

和平之花

紫金山上遇到的小女孩,让山口诚太郎终生念念不忘。

他生前嘱托家人,如有可能,请在南京建立一个紫金草花园,并为那个小女孩立起一座铜像。

2007年3月28日,在中日双方共同努力下,紫金草花园在我馆正式动工,当年9月完工后,15斤花种被播撒在园中。2009年4月18日,设计师吴显林设计的紫金草女孩铜像在我馆紫金草花园建成。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紫金草,二月兰,和平之花。我们应该借助这个形象的花语,铭记那段惨痛的历史,唤起更多世人的关注。”“紫金草和平符号对于反战的日本友人意味着忏悔,对于南京人来说则意味着不屈和顽强的生命力”。

纪念馆近年来出版紫金草系列丛书,成立紫金草志愿者服务队,举办紫金草国际和平学校,开设紫金草和平讲堂,设计开发紫金草系列文创,向南京大屠杀期间救助过南京人的国际友人颁发紫金草和平纪念章……

紫金草已不仅是一种承载中日两国历史记忆的符号,更成为承载中日两国人民对和平祈愿的符号。

审校 | 李凌、俞月花

编辑 | 赵伊汉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