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搜索表单

“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

 在写下这封给妻子的诀别书后仅两天,1937年10月16日,第14集团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中将(牺牲后被追晋为上将)在忻口战役中血洒疆场,壮烈牺牲。

郝梦龄是中国军队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第一位军长。而就在这一天,另有第54师师长刘家麒少将(牺牲后被追晋为中将)、独立第5旅旅长郑廷珍少将壮烈捐躯。三位将军同日殉国,足见忻口战役之惨烈。

太原会战开始后,日军先后突破茹越口、平型关等地,忻口成为守卫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10月5日,作为第14集团军的先头部队,郝梦龄率第9军抵达忻口,占领了忻口南怀化一带阵地布防。

南怀化为忻口防线之锁钥,关系忻口战役的全局。10月13日忻口战役打响后,南怀化成为两军争取之焦点。13日当天,南怀化阵地数易其手,中日双方呈胶着状态。

此后,中日两军围绕南怀化东北的204高地展开激烈的拉锯战。在“忻口会战纪念墙”的祭文《忻口抗战记》中记载:“我全体将士誓以血肉筑长城,连战连捷,屡挫敌锐。尤以204高地战斗最为惨烈,一昼夜间敌我互易阵地达13次之多。”而在《忻口战役亲历记》一书中亦写道,204高地战况最激烈时,10个小时,中国军队牺牲了10个团,平均一个小时拚光一个团:“那10个小时,上了阵地的兵没有一个活着下了战场。”

10月16日,忻口正面守军于凌晨2时再次向日军发起反击,阵地失而复得,战斗异常激烈。经昼夜激战,占据南怀化以南的日军大部分被歼灭,双方军队伤亡数千人,而郝梦龄等三位将军,也在这一天为国捐躯。

忻口战役一直持续至11月2日。由于阎锡山忽视中共所提出的加强娘子关方面防御的建议,日军于10月26日攻占娘子关,进而进逼太原。为集中兵力固守太原,根据阎锡山指示,忻口守军于11月2日全线撤退。

在整个忻口战役期间,中国军队顽强作战,“战斗员伤亡三分之二以上”,在20多天的时间里,阵地始终巍然屹立,使号称“每战必克”的日军第五师团遭遇了平津作战以来最沉重的打击。

尽管最后功亏一篑, 但正如任弼时在《山西抗战回忆》中所说:“忻口战争是华北抗战中最激烈的战争,郝、刘两将军在前线同时作了壮烈的牺牲,卫立煌将军指挥下的全线部队,虽遭受了重大伤亡,毫未动摇;许多忠勇将士的英勇奋斗,是值得每个同胞永远纪念的。”毛泽东亦指出:忻口之战中从郝梦龄、刘家麒诸将领到每一位战士, 无不给全中国人民以英勇顽强的模范, 他们以实际行动证明中华民族绝不是一群绵羊, 而是富于民族自尊心与人类正义之心的伟大民族。

审校 | 李凌 俞月花

编辑 | 赵伊汉

制作 | 紫金草工作室

签发 | 凌曦


联系我们 |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